盈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发布“2015高端理财实力榜”,盈峰资本荣获阳光私募基金优胜奖

文章来源:盈峰资本发布时间:2015-09-22

9月18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高端财富管理创新论坛”在京召开,当日《每日经济新闻》、北京银联信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还联合发布了“2015高端理财实力榜”,盈峰资本荣获阳光私募基金优胜奖。

    盈峰资本致力于财富家族和高端客户的资产管理,此次获奖也代表了盈峰持续稳定的投资业绩和投资风格获得了私人银行、家族财富管理界等中国高端理财领域的信任与关注。

 


 



    据波士顿咨询发布的《2015年全球财富报告》,2014年中国资产超过百万美元的高净值家庭数量已超过400万户;另据贝恩公司发布的《2015中国私人财富报告》统计,2015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1千万元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已超过100万人。面对如此庞大并快速发展的财富管理市场,高端理财的发展方向在哪里?尽管当天凌晨美联储宣布“暂不加息”,但年内仍存加息窗口,全球流动性仍然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对于国内高净值人群来说,寻找合适的投资方向与健全的资产配置方案,仍然是一个难度较高的选择题。此次“高端财富管理创新论坛”邀请了中国银行业协会党委书记王岩岫、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以及来自私人银行、券商、信托、第三方理财、阳关私募、家族办公室等高端财富管理各细分领域的领军者共论高端理财的新格局、新趋势。

 


观点:高端财富管理应把握金融创新和风险控制的平衡

    中国银行业协会党委书记王岩岫在谈及财富管理业务、私人银行业务的发展与金融创新时表示,应将客户利益放在首要位置,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转变,同时还需把握金融创新和风险控制的平衡。
    首先,应将客户利益放在首要位置,以客户需求为导向的财富管理业务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是各类金融机构竞争力的重要构成因素。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转变,从客户实际特定需求出发,形成全方位的综合财富管理服务理念,使财富管理业务真正为客户创造价值,充分保护消费者利益。
二是加大对财富管理专业人才的培养。随着财富管理业务的发展,对专业人才的需求也更加迫切,但当前财富管理专业人才仍十分紧缺。因此,应加快建立培养一支具有高素质、专业化的财富管理从业队伍,提前做好人才准备。
三是进一步提升产品创设、投资研究和风险管理能力。在业务发展中,应摒弃简单模仿其他金融机构产品的做法,做好基本功,根据自身实际,建立产品研发团队、投资管理团队和风险控制团队,提升相应能力,以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
四是把握金融创新和风险控制的平衡。创新的关键是要做到“认识你的客户”、“认识你的业务”、“认识你的风险”、“认识你的交易对手”和“认识你自己”。在这五个“认识”的基础上,各类机构要明确创新业务的风险底线,把握金融创新和风险控制的平衡,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最终目标,扎扎实实地进行金融创新。

 



观点:高端理财需差异化

“私人银行包括高端财富管理机构对财富传承、家族信托等业务需进行前瞻性和深入性的研究非常有必要。”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未来在大的金融监管框架方面,很重要的是顺应金融机构越来越混合化的趋势,金融监管上“一行三会”要打通,进行功能性监管。

金融服务客群需分类

郭田勇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居民资产总量在不断增大。当个人拥有的总资产在不同的量级上时,所需要的金融服务是有差异的。

随着人们财富的不断增大,城市的中产群体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金融资产,就开始对收益看得非常重,这就形成了对财富管理机构和投资水平非常高的要求。高净值客户的价值取向相对中等净值的客户又会发生一些变化,对财产本身的安全性、私密性,以及财富的传承,看得非常重要。

顺应金融混业趋势很重要

  郭田勇表示,私人银行包括高端财富管理机构,对财富传承、家族信托等业务进行前瞻性和深入性研究非常必要。如果财富管理私人银行部门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有一套很有效的方案,就会吸引大量的客户。客观来讲,财富管理是在商言商的机构,只要是在不触犯国家各类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如果能够帮助客户进行一些避险性的财富管理,还是要尽量去创新。

在谈到当前私人银行业的发展问题时,郭田勇认为,这跟市场竞争不够充分有关,未来财富管理市场,特别是高净值客户市场,也要欢迎各类资产管理机构进入,通过竞争和不断的创新,服务水平会提高得更快。

对于监管,郭田勇表示,希望能够给各类从事财富管理的机构统一的监管规则,监管规则不统一,就存在监管套利空间。未来在大的金融监管框架方面,顺应金融机构越来越混合化的趋势很重要。在金融监管上,“一行三会”要打通,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只要从事相同或相近的业务,这些业务就纳入一个相同的监管环境中,这就是所谓的功能性监管。

最后,郭天勇还表示,要给财富管理类金融机构更大的自主经营和发展空间,进一步优化和改善外部监管,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财富管理市场释放出更大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