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转载]盈峰资本总经理蒋峰近日接受券商中国专访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发布时间:2018-12-28

又一重量级的大佬奔私,前南方基金蒋峰:投资最难的是坚持 人多的地方尽量少去

 

券商中国 许孝如

 

2018年底,又一位重量级的公募大佬正式奔私!

 

近日,在紧邻深交所的太平金融大厦29层盈峰资本的会议室里,券商中国记者见到了这位前南方基金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专户)、在公募基金干了18年的投资老兵—蒋峰。

 


作为管理大资金(主要指社保基金)最具代表性的基金经理,蒋峰曾同时管理的四个权益专户组合,规模累计超过300亿,且过去几年业绩十分优异。截止2017年底,其所管理的某社保基金大型权益组合,过去1年及3年在所有投管人中排名第一。

 

因为过去几年管理社保组合取得的优异成绩,蒋峰在2016年获得了全国社保理事会授予的“三年服务社保奖”称号。

 

今年9月,蒋峰加入了盈峰资本,近期刚刚度过静默期。虽然是行业的投资老兵,但蒋峰看上去却非常年轻,身穿一件白衬衫,为人低调、谦逊,长相十分儒雅,两眼格外有神,他的新身份是盈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蒋峰是位典型的“七零后”,本科毕业于厦门大学国际经济学专业,后一路拿下货币银行学硕士、金融学博士,毕业后就一头扎进刚刚兴起的公募基金行业,2001年自鹏华基金开始职业生涯。

 

2006年,32岁的蒋峰加入了南方基金,在南方一干就是12年。作为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南方基金被誉为基金业的“黄埔军校”,为行业输送了一批有影响力的管理人和投资人。也正是在这里,蒋峰稳扎稳打、专注研究和管理能力提升,最后与邱国鹭、王宏远、苏彦祝等南方基金培养出来的一批人物一样,成为了中国基金业20年来响当当的人物。

 

在南方基金,蒋峰先后担任股票基金、保本基金等产品的基金经理,历任南方避险基金经理、南方恒元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业绩在市场同类产品中出类拔萃。

 

2013年,蒋峰开始负责社保基金组合及基本养老基金组合、保险及银行委外等专户产品的投资管理工作。自管理南方基金专户投资部后,蒋峰更为低调,过去5年甚少在媒体前露面,所以并不被太多个人投资者所熟识,但在行业内同行眼中的地位与口碑却与日俱增。

 

离开南方基金时,蒋峰管理的四个专户组合产品,规模累计超过了300亿。除了管理规模名列前茅外,蒋峰管理的专户产品业绩更为突出。数据显示,蒋峰主要管理的两个大型权益组合,过去5年的表现大幅超越业绩基准,年复合收益率分别达到30.6%和32.7%。

 

在盈峰资本的会议室,蒋峰接受了券商中国记者的专访,这也是他从南方基金离职后首度在媒体前现身。

 

南方基金可以说是蒋峰成长最快的地方,对于“老东家”,蒋峰充满感激之情,他向记者坦言,他在南方基金度过了职业生涯成长最快的一段时光,获得了各种历练和提高,一直心存感激。蒋峰也谈到了加入盈峰资本的原因、对市场的看法、管理社保的经历、对中美贸易战的看法以及投资方面的心得。

 

在蒋峰看来,目前市场的格局是“宏观经济向下、政策往上,股市整体处于中低估值水平,未来不乏机会”。

 

未来市场的演变主要取决于:一,宏观政策能否有效托底经济软着陆并提振经济主体的信心。二,股票市场的估值水平可能已经较大程度上体现了悲观预期,一些盈利质量较好的上市公司估值也回到了过去五年的低位,具备较好的安全边际,这部分公司可能会率先有所表现。

 

蒋峰认为,投资既要依靠扎实的研究得出符合基本规律的判断,同时也很考验对正确的事坚持的能力,特别是在市场很不利的时候。这里不仅要有客户的理解,同时管理人需要有一颗“大心脏”,坚持独立的判断、人多的地方尽量少去、有时甚至要有些逆向思维。

 

以下是券商中国记者采访全纪录。

 

对老东家心存感激

 

券商中国记者:从南方基金离开加入盈峰资本是什么样的考虑?

 

蒋峰:我博士毕业后就直接进入公募行业,干了十八年,在南方基金大概有十二年。在南方基金我从基金经理开始做起,2013年转到专户,主要负责社保基金、保险、银行等机构委外专户的投资管理工作,同时也担负一些部门管理工作。南方基金是我职业生涯成长最快的阶段,获得了不少历练和提升,所以对南方基金一直心存感激。

 

离开南方基金更多的是职业生涯的考虑。未来希望能够和团队一起在能力圈范围内更专注于投资和研究工作,争取在局部能做得“专”和“精”,同时也能享受到研究和投资带来的快乐,也算是一种“不忘初心”吧。

 

管社保 驾驭300亿资金取得好成绩

 

券商中国记者:您觉得管理社保组合和管理其他的基金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取得好成绩的关键是什么?

蒋峰:这几年在管理社保组合方面业绩表现相对还可以。首先还是得益于受托资金较长期的资金属性,在这个前提下,投资管理人在践行基于价值的长期投资理念方面很少受到束缚,不太容易被市场的短期波动所干扰,结果可能会比公募基金好很多。我所管理的股票组合层面主要跑相对收益,投资目标比较明确,而且匹配了长期的考核机制和完善的交流机制。稳定的资金来源对组合的稳定性有很大好处。实际上我在过去几年社保组合的投资管理中,基本不必为资金进出烦恼,可以集中精力于行业和个股研究,持股时长大大提高,换手率始终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这符合投资的基本规律。

余下的就得靠基金经理的研究认知水平和对知行合一的坚持。这几年随着投资者结构的优化,A股中的优质上市公司越来越获得投资者的认同,蓝筹股的整体业绩和相对估值水平都有所提升,集中于这个领域布局,避免了不少风险,这可能是业绩相对较好的主要原因。

 

精选行业和公司

 

券商中国记者:您一直强调精选行业和价值,为什么要精选行业?

蒋峰:在管理规模较大的情况下如何能够持续战胜市场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依靠交易显然不切实际,单靠零散地挖掘个股大概率也无法满足投资要求。像社保组合这样的大资金要获得一个显著超越市场的表现,必须要通过精选好行业中的好公司,最后通过好公司的业绩增长和价值回归来赚取回报。我们在过去几年主要通过行业比较分析的方法,把格局比较良好、行业门槛比较高、具备比较强定价权的一些好行业挖掘出来,再在这些好行业中去优选一些性价比最好的公司去进行相对集中的投资。对于一些竞争格局不好或者长期回报并不具备吸引力的行业我们相对就花得时间少些。

 

当然,行业格局和公司的相对价值都是在变化过程中,这需要我们不断跟踪和研究。好在中国经济未来的增长空间在我看来仍然较大,无论是城市化率和人均GDP水平都有较大的提升空间,产业升级、消费升级和优秀企业的国际化进程都仅仅处于早期阶段,未来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对不少行业而言,既有很好的增长或升级空间,同时行业格局也处于优化或者强化的过程中。所以,基于行业比较、精选价值的投资风格,可能还是长期适用的。

 

券商中国记者:您觉得什么样的公司是好公司?

蒋峰:好公司的判断是“各花入各眼”,投资者会有不同的标准。我们能接受的好公司通常经受了时间的考验,在较长的时间段内能够提供有竞争力的回报。传统的分析框架大致会从门槛、商业模式和定价权等方面考察上市公司的质量,好公司通常在这三个方面都具备较强的统治力。近几年随着“FAANG”类公司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兴起,市场对于上市公司的自我创新能力和在生态圈内自我强化的能力格外重视,这些可能也是新时代好公司的重要表征。“好”与“不好”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且处于变化过程中,资本市场中屹立不倒的常青树十分稀少。

 

经济向下、政策往上 、市场整体处于中低估值水平

 

券商中国记者:不少人对于当前市场比较悲观,您怎么看?

蒋峰:目前市场大的格局是宏观经济向下、政策往上,市场整体处于历史中低估值水平。对未来市场的演变大致有以下几个观点:一,宏观政策能否有效托底经济软着陆并提振经济主体的信心,是市场能否出现体系性机会的关键;二,股票市场整体的估值水平处于历史中低水平,有可能已经在较大程度上体现了悲观预期。当前市场仍被一些不确定性困扰,如中美贸易战的因素,有的无法在短时间内证实或者证伪,所以市场短时间内仍需要继续磨底,除非政策方面有更强力的信号或者市场给予更高的风险补偿;三、自下而上,一些盈利质量较好的上市公司,估值回到了过去五年的低位,具备较好的安全边际,这部分公司可能会率先有所表现。

 

券商中国记者:那么目前情况下,您会怎么做?您会看好哪些行业?

蒋峰:

如刚才所讲,股票市场整体的估值水平处于历史中低水平,可能已经在较大程度上体现了悲观预期,在此背景下自下而上地精选一些具备较好安全边际的好公司,做些布局未尝不可。看好的方向主要是传统行业中估值基本见底的优质上市公司和新经济中估值风险消化显著的龙头公司,后者在中概股和港股中标的会更多一些。

 

券商中国记者:不少人对上市公司四季度的利润非常悲观,您怎么看?

蒋峰:从自上而下的分析应该会这样,因为宏观经济开始加速下行,特别是到明年上半年,叠加了今年上半年的高基数,盈利数据应该不会太好看。但是自下而上的看,基本是个分化的局面,竞争结构较好的行业中的龙头公司在偏冷的基本面下可能会表现出一定的抗压能力,或者说交出好于预期的成绩单,这里不乏逆向投资的机会。

 

券商中国记者:据说最近地产有回暖的迹象,您是如何看待的?

蒋峰:中国房地产市场面临的局面比较复杂,由于缺少有质量的数据,难以做一个非常全面的判断。由于城市化进程和都市聚集效应正在持续发生作用,对于很多一、二线城市,当前面临的情况应该不是过去5年最糟糕的情况。对于房地产行业而言,自发性的供给侧改革正在深入进行,中小企业纷纷退出,行业集中度正在大幅度提高,行业龙头正在形成并得到强化。

 

没有回撤就没有收益

券商中国记者:关于基金的回撤,尤其是今年市场不好的时候,很多私募的回撤都有30%以上,您觉得您之后做的时候怎么去控制这个回撤?因为我看您之前管理的基金也会有一定的回撤,但是最后还是跑赢了这个市场,收益也很好,是怎么做到的?

 

蒋峰:回撤是很多投资者和很多销售渠道十分关注的问题。对于相对收益产品,一般比较注重超额收益水平,而对于绝对收益产品既考量绝对回报水平,同时也比较关注回撤水平。本质上是衡量投资人在承担一定风险的情况下创造回报的能力。

 

我们在未来的产品当中,还是会根据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灵活的采用相应的管理方式,一方面还是要和客户沟通清楚,不是说没有回撤就一定是个好产品,因为要控制回撤,可能会付出牺牲潜在收益的代价;另一方面,我们也不会简单地采用买入持有策略,在产品的不同阶段还是会各有侧重。我在南方基金初期,曾负责过5年保本基金的投资管理,保本产品的一些风险管理手段可以在未来的私募产品的投资管理中得到很好的借鉴。

 

中美两国基本面各有瑕疵

券商中国记者:您对中美贸易摩擦怎么看?

蒋峰:市场经历了两个阶段。一个阶段是今年年初,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初期,市场可能低估了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宏观经济的冲击以及对市场信心的打击。按照历史的经验来看,中国只要稍加大对美进口,减少贸易赤字,就可以解决问题。这次显然不是历史的简单重复。从目前这个阶段来看,个人认为市场对于贸易战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反应得比较充分。尽管中美竞争是个长期的过程,但是在美国经济面临下行的大背景下,未来达成一种妥协的可能性是在提高的。当然,现在大家对中美竞争的长期性有了思想准备,时不时会有一些突发的事情会困扰市场,但总体上有思想准备时其冲击力就会小不少。

 

券商中国记者:结合中美贸易摩擦和今年中国的经济形势,你对人民币汇率怎么看?

蒋峰:我们对下阶段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看法是保持小幅波动,过去一阶段由于中美贸易战的阴影笼罩,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的看法可能过于悲观。人民币大幅贬值在中对美大幅顺差的背景下不具备政治基础,即便是从中美两国的经济基本面来看,也是各有瑕疵,并不是一边倒的强弱分明。中国面临的是过高的宏观杠杆率和虚高的资产价格,美国是经常项目和联邦政府财政的双赤字,美国2018年的贸易赤字预计将超过6000亿美元,财政赤字高达7790亿美元。美元指数虽然在过去一年由于加息等因素表现出了一定的强势,但放在过去4年的维度看,基本处于区间波动的状态。未来美国加息预期趋于弱化的背景下,美元继续维持强势可能会受到挑战。

 

独立判断、逆向思维 人多的地方尽量少去

券商中国记者:您在过去的投资实践中有些什么样的心得可以分享?

蒋峰:第一,还是要做好研究,只有研究做扎实了,才可能在波动当中有比较客观的判断。第二,人多的地方尽量少去,证券市场上的羊群效应尤为明显。从众心理造就了一个个波峰波谷,但真正能有超额收益,必须下注市场不对的地方。第三,必须要有一定的独立判断,有时还得要有一些逆向思维。2013年我们坚持投资某白酒企业时就曾遭受市场很大的压力,当时反腐打击三公消费,还有塑化剂事件对白酒行业形成了很大的压力,很多人认为调制酒等潮流性产品才是趋势,白酒的市场正在消亡,国内机构纷纷从白酒的持股股东中退出。我们从市值比较的角度觉得市场对于白酒的预期过度悲观了,我们不断在人口结构表和消费升级的一些经验数据中寻找支撑买入的逻辑,并果断地在大众消费品和白酒板块中进行了切换。事实上,5年后的白酒行业不仅没有消亡,而且活得还不错,消费升级在高端白酒领域得到充分的体现,“少喝酒,喝好酒”的消费理念得到消费者的认同,品牌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得到了进一步提升,这次坚持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投资收益。

 

券商中国记者:在您这么长的投资经历中,比如在2008年、2015年在这些时间点是怎么处理的?有什么样的经验可以分享?

蒋峰:2008年当时管的是保本产品,熊市中净值回撤后仓位有严格的限制,通过降仓部分控制住了风险。随着年底强刺激的政策出台,市场很快出现了恢复性上涨。2015年的市场是比较考验人的。由于持仓结构和市场风格不契合,当时我和我们的专户小组在1季度整体排名都处于落后状态,业绩面临较大的压力。所幸的是我们在压力下还是保持了清醒的头脑,对于市场的估值泡沫始终心存警惕,较早地对持仓进行了分散化处理,并对于中小市值的股票的买入和集中度都进行了限制,这为后来市场出现暴跌时的撤退做了很好的准备。由于中小市值的股票持仓占比很小,我们不少产品的净值在2015年12月重新创出新高,很好地回避了2015年这次剧烈的市场调整。

 

投资最难的是坚持

券商中国记者:您觉得投资中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

蒋峰:资本市场是聪明人扎堆的地方,研究和认知可能是各擅胜场[A2] 。但面对市场波动时,表现可能迥异,投资人在压力下动作变形是常有的事。市场会有各种各样的杂音诱使你的投资行为忽视客观的现实,而仅仅满足主观的心理需求。投资中最困难的就是对一些基本规律的坚持。尤其在市场不利的时候,如何去坚持正确的事情知易行难,这既要有客户的理解,同时也要求管理人有一颗“大心脏”,具备超强的执行能力。

 

券商中国记者:谈到坚持,其实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在做私募的时候,很多人想坚持,但是因为客户的原因,所以没法坚持。

蒋峰:您说的很对,所以还是要多找些质量好的委托资金,这也是做好投资管理的重要条件。

 

券商中国记者:您平时有什么业余爱好?

蒋峰:经常会看看书,获取些养分,调节下生活节奏;有时会在网上下盘棋,放松下紧崩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