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家族信托元年 骨子里的中国

文章来源:盈峰资本发布时间:2013-11-25

中国基金报记者 方丽

“家族信托在国内仍是试水阶段。”平安信托投资组合总监康朝锋对中国基金报记者坦言,整个行业“暂时没有能力”管理如李嘉诚、霍英东这一级别的家族资产。

事实上,自2012年9月平安信托率先推出家族信托之后,其他信托公司、私人银行和第三方理财机构纷纷试水,2013年甚至被定义为“家族信托元年”。而《2013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年底,拥有超过1亿元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人群规模已达4万人,一批未来的李嘉诚和霍英东正在成长。

据记者了解,家族信托的市场、客户以及活跃在这个市场的机构,骨子里无一例外的“很中国”。

中国式市场:

初级阶段

避税,这一家族信托的最基本功能,目前在中国还是个伪命题。康朝锋表示,遗产税还没有开征,无法告知能否通过家族信托避税。他强调,“凡是第一个问题就问如何避税的客户,基本上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但这种客户不少。”他表示,希望通过家族信托让财富传承,而不只是侧重避税,“应该倡导健康的财富管理理念。” 他举例说,“比如王菲为大女儿窦靖童在香港办理了信托基金,若王菲发生变故,家族信托作为隔离风险和支付管理的工具,使后代从中获得稳定的保障。”

另一个中国特色和信托资产公示相关。康朝锋说,在国内做家族信托,应该向债权人公示。不过,目前业内没有具体的操作办法,金融机构仅能起到告知义务,很难监督。另一位信托人士也表示,国内没有成熟的信用体系,调查客户的信用状况成本很高,事实上不少超高净值客户经尽职调查后“其实是无法设立家族信托的”。

此外,预期收益率这一概念,也是家族信托初级阶段的中国市场的一大特色。康朝锋对此的看法是,预期收益率是很模糊,而且这个概念不合适,进行家族信托要挖掘客户的真实需求,“高投资回报不是家族信托能够完成的。”

中国基金报记者发现,中国的家族信托市场还处在初级阶段。目前绝大多数信托公司、私人银行都加大客户宣传力度,“先让高净值资产的人群从理念上接受家族财富管理,让他们至少认为家族信托有用。家族信托的真正爆发,或许还要遗产税开闸以及法规进一步完善之后。”一位信托人士说。

中国式客户:

新钱逐利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进入家族信托的资产95%以上是现金资产,目前只有平安信托接受房产纳入信托资产,“但是成本比较高,只有特定的房产才有必要进行,客户也必须评估是否合算才行”,康朝锋表示。事实上在海外,现金、有价证券、股权、房产等均可以作为信托资产纳入家族信托,国内受制于法规制度等限制,很多还无法成行。

正因为国内客户的信托资产以现金为主,而且“目前国内很多超高净值客户的钱是‘新钱’,他们对家族信托往往抱着不切实际的预期”, 盈峰资本副总经理钱晓宇对中国基金报记者说,超高净值客户有一个很大的误解,就是把家族信托首先看成是一种创富方式,所以对收益率有很高的预期,“国内一些高净值客户用‘创富的心态’看待财富管理”,创富是财富急剧膨胀的过程,但财富管理其实是一个持续稳健保值增值的过程。

钱晓宇介绍说,海外的钱分为老钱和新钱两种,“新钱往往看重收益不在乎风险,老钱则将风险看得更重;国内大部分是新钱,而做家族财富管理最好是老钱。”他认为,家族财富管理安全性是第一位的,但是国内有很多投资者往往将收益率视为第一。

“目前国内家族信托,实质上是一种定向的资产管理、财富管理方案,属于家族信托产品的初级阶段,很多并没有形成规划和传承方案,同时受到中国法律环境不完善的限制,”一位香港信托人士如此评价。

逐利的“新”钱,还需要时间成熟,此时还不是中国客户热心公益的时候。公益信托,这个在海外已颇为常见的产品,即使是不少富豪具有公益方面的需求,目前真正实施的也比较少,只有诺亚财富和平安信托在尝试进行。康朝锋强调,“需要明确的是,家族信托只能满足一部分需求,并非全部需求。”

中国式机构:

近身服务

和国外家族信托的专业定位不同,国内家族信托市场上的信托公司、私人银行和第三方理财机构的第一个出发点就是服务,“海外客户自身的财富管理素质较高,所以对机构的第一个要求是专业;国内客户也要求我们专业,但感觉上他们对服务更看重”,一位业内人士认为。

“因制度等方面原因,大陆富豪目前所设立的私人家族信托几乎都在海外。”新浪仓石研究高文杰曾表示。“海外机构其实没有明显优势,中资机构更了解客户的情况,更能够贴身提供个性化方案。”诺亚财富一位高管认为。康朝锋也表示,很多超高净值客户有移民需求,如果确实有部分资产投资海外,这部分资产找海外机构打理是合适的,“但是如果还在国内,由国内的机构做更好。”钱晓宇则透露,也有不少客户是先海外运作再回头找国内机构的,“一些高净值客户选择海外机构,是被盛名所吸引,不一定海外机构真正能满足他的需求。”

事实上,中资机构也在寻找自己的竞争优势,为客户量身定做中国式家族信托。

康朝锋表示, “我们的目标是做类似升级版遗嘱,可以实现灵活传承财富和隔离资产的作用。这个也是高净值客户比较重要的两类需求。”而且,从灵活传承财富看,通过家族信托,委托人可灵活约定各项条款,包括信托期限、收益分配条件和财产处置方式,目前完全可根据受益人需求定制获取收益的条件。

康朝锋还说,“我们也在不断完善服务和平台,下一阶段主要就是想把大额保单和家族信托打通,更好地满足投资者需求。”他认为,平安信托的优势在于,第一是客户对平安品牌的信任,第二是信托和资产配置功能一体化,对一个30至50年期的长期服务来说保障程度更高,第三是产品平台完善,能高效实现资产配置,有丰富的律师资源和强大的运营平台,能满足各类需求。

据一家上市银行的私人银行人士表示,家族信托的客户也可以得到企业融资的服务。他举例说,当一家企业需要融资5亿、但银行信贷不予支持时,私人银行可以帮助企业设计一款理财产品。“这实际是条完整的产业链,客户委托私人银行做家族信托,而银行也可以通过变通的方式给予客户信贷支持,如此一来,中小企业主做家族信托首先考虑的肯定是银行。”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国内家族信托的本质仍是财富管理,不同机构的管理能力大相径庭。启元财富投资分析总监汪鹏表示,私人银行、信托公司都有比较完善的产品线,尤其是银行在流动性管理上具有优势。不过,不少机构缺乏海外的投资经验,对于高净值人群的全球配置资产的需求难以有效满足。超高净值客户选择机构时,对这方面的考察其实更为关键。


另一家私人银行人士也表示,不少银行有海外的分支机构,还有些银行收购的海外银行,也能为客户提供海外的金融产品服务,比如一些股份制银行在为客户做家族信托时,就通过香港的分支机构为客户做一些海外和内地市场的联动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