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峰资本周冬:持续的产品创新能力是医药企业核心竞争力

文章来源:盈峰资本发布时间:2021-01-04

来源:中国证券报 张焕昀 2020-12-21 18:59:03

盈峰资本周冬照片.jpg


2020年A股医药行业在诸多挑战中继续高歌猛进,具备深度研究能力的投资者更是斩获颇丰。


盈峰资本医药投资经理周冬拥有10年的医药股投研经历,近日他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医药投资更像科技投资,医药企业是否具备持续的产品创新能力尤为关键。做好医药投资需要紧跟产业趋势,而对于产业趋势的把握,需要长时间的深入研究建立起认知的壁垒。


对于医药行业后市机会,周冬表示多项因素支撑医药行业值得长期看好,其中创新服务链的CRO和CDMO以及医疗消费与服务领域值得关注。


逆水行舟 医药更像是科技投资


翻开周冬的履历,是专业的背景与多年的投研经历:本硕在清华大学攻读生物科学与技术专业,曾在饶子和院士的实验室参与过冠状病毒蛋白结构的研究。2010年毕业后加入南方基金,从事过7年医药行业研究,而后在诺安基金管理过公募产品。2019年初加入盈峰资本,负责医药领域的投资。


谈到对于医药投资的理解,周冬认为,医药本质上是一个供给创造需求的行业,医药股投资更像是科技股投资,而非消费股投资。


周冬阐释,医药行业一直有一种特性,就是新的更有效的药品会替代旧的药品,这带来的不仅仅是降价,甚至一个品类都会被替代掉。这就意味着,医药公司的药品需要不断迭代优化,这正是医药相比消费的差异化特质。消费品中例如白酒、榨菜等品类,即使10年之后核心产品仍然没有变化,价格还会逐渐提升。然而医药并不是这样,随着专利期时间一过,总有仿制药会出现,药品价格一定会下降。


“如果医药企业没有创新的能力,那么就很难长大。因为它需要和价格下降去赛跑,与竞争对手去赛跑。”周冬表示。


回顾A股医药公司发展历程,10年前A股医药市值前十名的公司名单,到如今已经更换了大半。而当前很多医药大市值公司,如果回到10年前来看,主力的药品已经全部更迭了很多代次。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周冬指出:“如果你没有研发,没有新的产品,不是那种一直保持这种向前冲的那种那种态势,那么将会很容易就掉队。”


“医药投资永远不是消费投资,它更偏向科技,一定要把医药股当成科技股去投资。”周冬强调,因此只有把医药当成类似TMT投资,才能做好这个行业。


把握产业趋势 投资代表未来的公司


“你永远要选择代表未来的公司。”周冬表示。


基于医药股更类似科技股的判断,周冬的投资理念如是:医药投资并不能以后视镜的眼光去寻找过去财务报表优秀的企业,而是永远要跟着产业趋势走。“产业趋势往哪个方向发展,我们就往哪个方向走,哪些代表未来,就往哪个方向走。”


如何才能把握好医药行业发展的产业趋势?周冬坦言: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长期持续地跟踪。“长期专注在医药行业中不能分心,这个行业必须要沉下去。”


周冬指出,医药行业A/H合计大约有近500家上市公司,每个子行业每个公司都不一样,只有自身慢慢去了解研究跟踪,而后找行业专家沟通交流,理解每个企业最本质的影响因素。


观察公司在市场好政策顺的时候会如何布局,在逆境中会如何反思调整。管理层是否有前瞻性的判断,在行业面临重大变革的时候有没有抓住机会。只有时间足够长,才能知道哪些公司经受住了各种市场与政策环境的考验,也才能了解到公司最真实的面貌。


“时间长了,认知自然就会有所积淀。拥有长时间的积累,是深度研究最重要的基础。”周冬表示。


在周冬看来,医药企业的创新能力十分关键,当前优秀的A股医药公司,大多具备各自细分领域不断创造新品类、不断提价的能力。同时,好公司的护城河也在于拥有这种创新的经验,自上而下拥有良好的氛围与导向,这样的公司本身竞争优势大概率才能够维持。


谈到医药投资策略方面,周冬认为,医药行业的投资有两点比较重要:一是确定买的是好公司,这个行业分化非常大,公司质量千差万别,避免踩雷是最重要的;二是要组合投资,相对均衡,不同细分领域的情况差异非常大,尽量不要去押注一个方向,因为未来总是充满不确定性。


做时间的朋友 长期看好医药行业发展


“我们对医药行业是长期看好的,这也是我们公司重点研究和布局的领域。”周冬表示。


他阐释,背后主要有四个方面深层次的原因:第一,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不可逆转。随着年龄的增长,重大疾病和慢性病的发病率都会大幅上升,这是客观规律决定的。在人口老龄化进程中,医药将是少数几个需求快速增长的行业之一。


第二,人对健康的追求是开放性的,国内医疗投入水平还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不用说昂贵的靶向药,也不用说创新的微创介入疗法,单是过了专利期的优质仿制药在我国的渗透率都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随着经济持续发展,人均收入水平的提升,医疗水平还会快速提升,同时也会带来费用的提升。


第三,医保的收支目前看比较健康,增长也很平稳。国内是政府统一医保模式,医保资金占医院总收入的三分之二,对行业影响非常巨大。统计过去数年的医保数据可以发现,医保的收支一直保持10%以上的平稳增长,不存在入不敷出的情况。“医保的情况让我们对居民的支付能力有信心。”


第四,国内医药产业供给端质量在快速提升,医药的工程师红利正在释放当中。正如制造业一样,中国医药产业的研发含量和产品质量都在快速提升。究其根本,是因为中国教育体系培养了大批相关专业人才,同时大批海外人才归国也带动了研发实力的提升。“我们相信,未来中国一定会出现世界级的制药公司和器械公司。”


谈到医药股估值昂贵的话题,周冬表示,从自己入行以来,医药股的估值就没有便宜过,即使熊市时也比大多数行业要贵。但分析可知医药行业的未来非常好,从过去历史来看,医药行业确实牛股辈出,这样看估值贵是有道理的。2020年,医药行业表现不错,公募基金持仓一度占到20%,确实略显拥挤。而最近一直调整,基金持仓也大幅下降,尽管估值仍然贵,但性价比已开始显现。毕竟医药行业还在快速成长中,业绩增长消化估值还是比较快的。


对于医药领域的“抱团”行为,周冬表示,从全市场来看每个领域比较好的公司都是被抱团的,这是必须要接受的现实。如何获得超额收益?核心就在于每个基金经理的理解能力,比拼的本质上是对公司的理解与研究深度。


谈到具体后市值得关注的细分方向,周冬指出,当前比较看好的是创新服务链的CRO和CDMO、医疗服务、消费性医疗产品、化学发光以及个别有特色的制药企业。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